1998

经过专业咨询、反复实验, 在寻求自身风格的努力中进行无尽的商讨和争论后,我们首次年份的葡萄酒诞生了,这是友谊、投入和执着的奇迹;执着至今还是酿酒中的最重要因素。

至今,我还是犹豫是否需要讲述陈年往事,因为没人看来相信这段历史。最早的酒窖也是借用一个朋友的,我们只有等他完成所有的酿造后才能开展自己的工作。当时仅有的简陋工具就是四个合成树脂发酵桶、一个还算过得去的二手泵、滤布和我们赤手空拳的力量来压榨,并用耙来人工搅桶;葡萄果实产量很低,其中不乏一些废弃的葡萄藤上采摘的,因此需要数小时的仔细分拣;除了疲累和一些深夜的自疑之外,更多的是收获的愉悦、热忱和盲目的乐观。在1998年炎热干燥的气候和我们在当地前所未有的新理念和工艺下,这款首酿一俟诞生便迅速以其超乎寻常的魅力说服了我们:坚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