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

葡萄园的规模扩大到9公顷,而我们有了1.5公顷的新栽葡萄园:精选高品质的西拉移植栽种到原始的斜坡。或许某天我们有能力买来拖拉机来翻耕会更有效率?买拖拉机的决策只需几分钟,但葡萄藤则需几年才能深深扎根土壤,而在这几年的光阴中,机械耕种可能正大行其道。我们当时做出了一个最费时间的方案选择,选用单独支架和高布雷方式来种植。当地的同行暗地嘲笑我们这种特立独行的方式,但很快便纷纷跟随

采摘时节,我们贯彻的“特级葡萄园”理念的严苛选择造就了不同,没有任何手段能够超越人力。令人诧异的是,该年的所有葡萄品种几乎同时成熟,经人工分拣台而精挑细选。酒窖里两个新增的发酵桶配合我们低产葡萄果实发酵, 而蠕动式泵能最大限度保持葡萄汁的原味。橡木桶也相应增加,工作环境得以提升。媒体首次关注“仙子酒庄”。这些对于酒庄的肯定对于我们是工作之余的意外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