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

酷暑难当的一年。Vingrau的葡萄园久已适应缺水的环境,矮化葡萄品种经过数个世纪的物竞天择能够在当地完全适应就是一个证明。两台履带犁和用骡子牵引的犁分别在冬末和初春在拖拉机无法到达的地块去除葡萄假根。

葡萄藤在这样的天气环境下更向土质深层生长,寻求水源和养分,而扎根于深处的砾石块能更好地积聚和表达风土的特质和矿物味。

9月葡萄成熟的受阻迫使我们耐心破例地等待。佳丽酿品种成熟推迟至10月23日采摘,表现超群。葡萄果实令人惊异的新鲜度更坚定了我们提早将发酵葡萄汁调配后一起陈酿的想法。在瓶中陈酿后,葡萄酒并没有呈现大家质疑的过熟现象。新栽的葡萄以每亩12000株密度栽种,但土壤由于两年的密集种植并没有达到理想状态,迫使我们减少一半的密度。自然以其特有的方式提醒我们尊重自然规律并保持谨慎谦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