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提醒我们谦虚和顺从这两大美德的一年。寒冷的冬季,十二月降雨很多。二月的大风暴摧毁了酒庄的大橡树。 过后便是明媚的天气和完美的春季。夏季频密的西北风,6- 10月末期间毫无降雨的天气,标志着该年对水的需求如饥似渴。深犁耕作的重要性凸显出来了,至少我深信在温室效应下深耕对于酿造一款佳酿有关键作用。当年的气候下,如果我们需要陈化100多块葡萄园的酿造量时,则需在年中时时转橡木桶,才能将葡萄果实在采摘时节所展示的土地、早熟或晚熟的差异性得以保存。该年的橄榄收成十分理想。